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正文
老保定的衙门——保定光园与第一次直奉战争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1-07-09  

  直、奉系取代皖系,反映了英、美帝国主义在华势力的扩张和日本帝国主义在华势力的受挫。日本显然不甘心失败,下决心要离间分化直、奉两系,并暗中扶植奉系,促使奉、皖两系重新联合,以对抗直系。

  1921 年11月,曹锟在保定光园召开高级军事会议,与奉军代表商议直、奉两军共同防御广东政府北伐军大计,会上做出了由直系军队围川湘,奉系军队围闽赣的决定。本来双方气氛还可,但是,没想到在北京政府内阁组成问题上,直、奉双方产生了矛盾。这正好让日本人有了可乘之机。

  事情的起因是,开始直、奉两系军阀共推山东人(原段祺瑞的手下)靳云鹏任国务总理并组阁。后来,奉系张作霖又迫使靳云鹏退出,转而支持亲日的广东人(原任袁世凯秘书长、财政部次长)梁士诒任国务总理。最终梁士诒胜出。

  梁士诒在内阁主政后,由于奉系推荐之恩,开始明里暗里偏向奉系。例如,梁士诒竟然用借来的日款来支持奉系的扩张计划。直系获悉此事怎能容忍?便主动与奉系做交涉。

  1922年2月,直、奉两系在保定举行了长达11天的会议,以解决双方业已存在的龃龉。没想到奉系自认为有日本支持并不退却,会上张作霖还提出军人不得干政的要求,并直接说明这要求就是针对的直系吴佩孚,要求吴佩孚回两湖巡阅使原任,不要管中央的事。年轻时的直系军阀吴佩孚

  张作霖的这些要求引起直系警惕,会上直系并不退缩,对张作霖的要求完全拒绝了。这样导致双方很不愉快,气氛极不融洽。十几天的会议几无结果,直、奉两系不欢而散,分裂已不可避免。

  果然,这次会后不久,受日本支持的奉、皖两系开始背着直系重新合作,并偷偷联络孙中山为首的广东政权,组成了反直系的“三角同盟”。自此直、奉两系关系彻底破裂,矛盾激化,两家迅速开始做军事行动的准备,大战一触即发。

  1922年4月13日,曹锟在光园召开直系高级将领军事会议,部署军事行动。并任吴佩孚为总司令,张国榕为东路军司令,王承斌为西路军司令,准备迎战奉军。与此同时,曹锟联合陈光远、齐燮元等六省督军,通电攻击国务总理梁士诒媚日卖国,迫梁下野。

  奉军总部设在军粮城(位于今天津市东丽区),张作霖自任镇威军总司令。部队分成东西两路,沿北京西南长辛店迄固安、永清、天津以西信安镇,达静海、马厂,跨京汉、津浦两铁路线余里,对直系大本营保定形成包围之势。

  从兵力对比上看,奉军入关部队约12万余人,直军前线万余人,直军劣势明显。尽管如此,直军并不示弱,觉得自己有在本地的优势,而奉军属于千里迢迢远途奔袭,所以直军士气高涨。两军的战线迅速逼近,并很快发生摩擦。

  从1922年4月26日开始,直军首先发动进攻。当日凌晨三时半,吴佩孚下令各军前进,由琉璃河、固安、永清三路同时进攻,兵锋直指天津。27日夜,东路直军在姚马渡进击奉军李景林部,交战一昼夜,奉军占领姚马渡及南赵扶等地。28日拂晓,双方在静海、马厂、良王庄均有接触。同日东路直军第二十六师由马厂进至唐官屯,与文安、霸县、固安、琉璃河连成一线,并进攻青县。奉军李景林率两混成旅反攻,直军败退大城,奉军继续前进,相继占领大城、霸县。年轻时的奉系军阀张作霖

  吴佩孚意图先声夺人,借机向全国发出通电,指责是奉军首先发起的进攻。发通电的同时,吴佩孚委派张福来率第一混成旅、张国熔率本部二十六师一旅围攻马厂,且准备纠集各部骑兵由京东出通州、蓟州,奔袭卢龙,以断奉军后路。在西路王承斌率十三师及十三、十四混成旅进攻良乡,奉军顽强坚守,双方皆死伤甚重,付出重大代价后,直军占领良乡。

  4月29日,直军在东路良王庄、中路廊坊、西路长辛店同时发起总攻。同日,张作霖也以镇威军总司令的名义发出了向直军的总攻击令,分别抵御直军的东、中、西三路正面之敌。直奉大战迅速在几百余里的战线上大范围拉开。

  直系总司令吴佩孚亲上前线,指挥直军与张学良、郭松龄所部之奉军劲旅在霸县周围多次较量,战斗尤为激烈。在西路,则进行了长辛店、琉璃河、卢沟桥三场大战。

  奉军也迅速调整策略,意图抄直军后路,转由津浦路包抄保定及以南地区。吴佩孚获悉了奉军的战略意图,开战初期便先破坏了大段津浦铁路,并在德州顽强阻击奉军南下。导致奉军放弃原有战略意图,转而进攻保定东部。结果踏进吴佩孚预先设置的地雷阵,导致奉军锐勇尽失。中路和西路也同样中了吴佩孚军的诈败,也踏入了吴军的地雷阵,奉军损失惨重。

  接下来,双方又在马厂、固安、长辛店展开激战。至5 月3日,吴佩孚改守为攻,将主力迂回作战,绕至奉系后方卢沟桥,致使奉军腹背受敌,奉军已无力招架。5月5日,西线奉军张景惠部第十六师停战倒戈,致使整个西线奉军全部瓦解。东线奉军也被打败。卢沟桥、长辛店等要隘被直军攻占,中路奉军退至天津。张作霖见大势已去,败局已定,只有下令退却,率残部逃回滦州(今唐山市滦县)。国务总理梁士诒见状,知形势对己不妙,赶紧偷偷逃往日本。

  直军继续乘胜追击,5月6日,占领奉军张作霖的大本营军粮城。自此,进入关内的奉军彻底战败,结局悲惨。直军告捷后,吴佩孚高调赴军粮城视察,轰动朝野。第二天即5月7日,吴佩孚以胜利者的姿态由军粮城进入天津城,受到各界欢呼,其声望之高,已是无以复加。

  这时吴佩孚开始催促北京政府下令惩办张作霖。1922年5月10日,北京政府在吴佩孚的压力下下令裁撤东三省巡阅使一职,张作霖被免去本兼各职,听候查办。5月11日北京政府根据直系意见,调吴俊升为奉天督军,任命冯德麟为黑龙江督军,彻底改组了奉系的军政体系。

  但是,同一天,即1922年5月11日,东三省议会联合会和沈阳各团体通电不接受北京政府罢免张作霖的“乱命”。香港宝典开奖现场直播。第二天(5月12日)张作霖在滦州宣布独立,改称奉军总司令。5月26日,张作霖返回沈阳,所部也逐步退回关外。直军追至秦皇岛,即不再前进。

  6月18日,直、奉两方代表在秦皇岛海面的英国克尔留号军舰签订了停战条约,以榆关(今山海关)为两军分界线,奉军撤出关外,直军也大部分撤回原防。第一次直奉战争以直军的彻底胜利奉军的彻底失败而宣告结束。战争结束后,北京政权为以曹锟为首的直系军阀所控制。

  得胜的直军并不需要徐世昌这种两面讨好的总统,在曹锟一再逼宫之下,徐世昌不得不恋恋不舍地离开,退隐天津租界。关于张作霖的地位问题,北京政府拒绝撤销5月10日的处分命令。但是,东三省省议会仍请张担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,继续表示脱离北京政府而保持独立。

  这次在保定光园因直、奉会议不睦而引起、之后直系又在这里策划和指挥的直奉战争,先后持续两个月,导致原本曾经合作过的直、奉两系彻底分手决裂,也促使奉系张作霖发誓采取割据一方的举动,使民国北京政府更加脆弱,从而大大加剧了民国前期整个中国军阀混战的混乱局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