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正文
张作霖出钱又出力第二次直奉战争打完他赚了什么呢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1-07-12  

 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后,张作霖奉系的势力达到了巅峰,并且第二次直奉战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海陆空三位一体的战争,死伤惨烈前所未有。第二次直奉战争就像民国风云变化的风眼,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民国军阀发展的前世今生,其中只有一个人能称为最大赢家,不是张作霖。

  两年前,因为奉系直系平分皖系天下出现了矛盾,两边爆发了第一次直奉战争,这一战张作霖输的裤子都没了,在仓惶逃到东北后,直系政府还不忘免除张作霖的一切职务,让他的好兄弟吴俊升、冯德麟代劳,算是给张作霖补了一刀。但是老张在东北还是吃得开的,回东北后直接宣布自治了,不跟你们玩了,靠着山海关的特殊地理位置,东北还真脱离了直系的控制,吴佩孚怎么都没越过那道防线。

  失败后的张作霖在东北反思自己,身边常备一把纸扇,上书勿忘吴耻四个大字,打了胜仗的吴佩孚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,被评为最强的男人,此时他雄踞洛阳,而直系真正的老大,吴佩孚的上司曹锟,一个人住在北京城里无比落寞,而南方各个小军阀打着护法的名义四处扩张,不买直系的账,皖系的残余势力也在拉帮结派,想趁着这次战争重新掌握话语权,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,张作霖的这次失败,把民国的政治斗争又抬上了一个新高度,一句话,从现在开始总统轮流做了。

  为了缓和矛盾,吴佩孚力邀黎元洪出来主持大局,实际上就是挟天子令诸侯,黎元洪在大总统的位子上来来回回,自己又没有兵权,个中滋味可想而知,但是这回除了黎元洪难受,还有一个人更难受,就是曹锟。按理说直系掌握了局面,那自己应该当这个大总统,可是吴佩孚一句话,总统给别人当了,曹锟心里得多憋屈。1923年,曹锟绑架了黎元洪,通过一张票5000大洋的方式贿选上了大总统,这个操作惊呆了天下人。www.gao111.com

  你当就当嘛还搞个贿选,而且当上总统以后,浙江卢永祥开始站出来笑话他了,这个卢永祥本来就是皖系的人,那个时候算是皖系仅存的骨干力量了,直皖战争中,直系把皖系打的退出游戏,现在看到直系干这么丢人的事,肯定要站出来哔哔两句,这一哔哔,火药味就浓了,两边准备干仗了。1924年,浙江督军卢永祥和苏皖巡阅使齐燮元杠上了,卢永祥是皖系幸存下来的一个人物,齐燮元是直系政府任命的,两个人的矛盾在于卢永祥控制了本来是齐燮元管的上海,所以两个人常常要干架,过气的皖系肯定干不过直系,所以只好依靠奉系和南方革命党,这就是中国近代史上的“反直三角同盟”,值得一提的是,当年皖系之所以能那么快倒下,张作霖没少出力,看来真的是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

  1924年9月3日,江浙战争爆发了,战斗打响的一瞬间,张作霖通电全国,把曹锟,他三哥骂了个祖宗八辈,然后率军入关,出钱又出力必须干吴佩孚,南方的革命党也趁机北上,准备一举端掉直系的老巢,这就是第二次直奉战争的开端,也是军阀最后的混战,第二次直奉战争后 ,张作霖接管了北洋政府,成为北洋系最后的大佬。值得一提的是,面对盟军进攻,直系的大哥们竟然都不愿意自掏腰包补充军费,导致补给不足,而冯玉祥直接叛变了。这里要说一下,很多人认为冯玉祥倒戈是天性,其实人家也有苦衷,早在直皖战争时,冯玉祥就给直系做了大贡献,但是没有分到地盘,这次战争开始前,吴佩孚就让冯玉祥从赤峰进攻热河,这是长途奔袭加沙漠酷暑的必死之路,冯玉祥自然不愿意干,事实上,直系一直没把冯玉祥当自己人,因为冯玉祥带兵非常的朴实,艰苦朴素,军纪严明,跟直系其他人比起来,根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,所以冯玉祥干脆直接杀进北京,史称北京政变。

  第二次直奉战争打的很快,两边飞机大炮都用了,最终奉系获胜。但是完整的时间是9月15日到11月3日,持续了一多月,那问题就来了,直系的援兵都去哪了。其实战斗开始后,吴佩孚就急调南方本来防守革命党的队伍前来北方支援,那时候老孙头的军队内部又出乱子了,www.368504.com第一次直奉战争就放了张作霖鸽子,第二次也是。不过直系湖北的援军走到山西的时候,就走不动了,因为山西军阀阎锡山掐断了京汉铁路。这是老阎辛亥革命后第二次参与重大活动,山西人一出手就是大手笔。阎锡山默默无闻多少年,突然觉得自己行了,于是娘子关摆了吴佩孚一道,趁着乱子拿下了石家庄地区,把手伸到吴佩孚兜里去了,所以这样看来,阎锡山成了第二次直奉战争的最大赢家,没出多少力,白得一块地,毕竟张作霖心心念念的大元帅宝座,实际上早就成了虚名,而奉系最后也不可能一家独大,反而又被南方各部讨伐了,也不知道张大帅到底赚了什么,只有阎锡山左右逢源,一直挺到解放战争,所以民国的这些事,打来打去,只有老西儿看明白了,闷声发大财,才能善始善终呀。